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西蜀网西蜀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马上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2995|回复: 5

[散文] 人走杯茶凉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3-3 16:12:4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亲,你还没有登录哦!如果还木有注册,那就更要快快行动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马上注册

x
戌时,晚风带着落日的云霞吹到尔萨,风,卷起窗外的帘子,这时落日的余晖便溜着缝照进屋内,而桌上两杯凉透的茶盏和烧着的茶壶形成鲜明的对比,一个烟气萦绕一个凉意微浓。
我在等人,她还没来得及喝上一口,就走了。我还在等她回来,虽然茶先凉了。
余晖的光从玻璃窗外投进来,将我半个身子的影子投在地面,等待的时光是百无聊奈的,我也一口茶没喝,低头看着影子想着她马上就会回来。尔萨这样的黄昏很常见,偶尔会伴着风沙,在尔萨若被风沙迷了眼睛,别慌张,是神想让你听听尔萨的风声。
尔萨的风,有时大的骇人,堪比一场龙卷风,卷起一地的黄沙呼啸而过。有时如清风拂面,刮过耳廓的都是尔萨藏起来的故事。
傍晚很快就过去,天边逐渐暗沉了下来,这时风也停了,尔萨沉寂在一片黑暗之中,村庄中点燃的烛火是尔萨的眼睛。
她从黑暗中走来,将屋内的烛火点燃,靠近桌子跟我对坐一侧。
“茶凉了,倒掉吧。”
她不假思索的倒掉。我怔怔的望着她,走的那段时间明明很短,我想我也只是等了她一盏茶的功夫,见她后就像隔了好几年。
记忆是把拉锁,刺溜的拉开一道缝。
应该是她走的第一年,我们几乎每天都会联系对方,隔着重山和微弱的信号,跟我倾诉离开尔萨的决定不知是对是错。向往山外的另一个世界,又惧怕未知的领域和城市。不管是尔萨也好外面的世界也好,她说她都会努力的活下去。
她走的第二年,我们没有时常联系着,她说她越来越忙却也越来越孤独,很多时候白天的时间都不是自己的,而每次跟我的通话只能在夜里。她告诉我说那里的夜晚是色彩斑斓处处喧闹的,抬头也看不到星空,不比尔萨的夜晚。她说她最开心的是能看到北极星,因为那是尔萨的方向。想着北极星下的尔萨该是一副何等安宁的模样。她不说,可我知道她想念尔萨了。
她走的第三年,电话里的忙音变成空号以后,我开始给她写信,却很少收到回复,半年后的第一封,特别的长,她在信里讲,漂泊在异乡,如人饮水冷暖自知。外面的世界已经将自己完全改变,何时变得漠然尽全然无知。而我像个陀螺始终在原地旋转。
她走的第四年我再没有收到过一封她的来信,我试图想去温暖那杯微凉的茶,走出尔萨,走出自己为自己设下的圆圈,突破重山。
她走的第五年我去了她待过的城市,车站,离别和相聚的交点。我想,我来是和她相聚的。走过金陵街东路,信里她说这个路口和每天放学回家的路一样长,曾陪她走过十二年回家的长路。七天七夜里,我没等到她。突然的再没有任何联系。
她走的第六年我们在尔萨相遇,既熟悉又陌生,我惊讶的不是她的改变,而是她展颜的笑脸,依旧是我喜欢的嫣红色云霞。她没有和我解释她消失的理由,我也不曾去问。心照不宣的几句寒暄,我们约好在娑摩喝茶。
此刻,屋外风沙弥漫。
不知过了多久,她跟我说了第一句话。
“茶凉了,倒了吧。”
洒在地上的茶水分流开来,很快铺散一滩。
茶水会被蒸发最后消散在空气之中。
而我们,最终也会被蒸发,消散在人潮人海之中。
http://www.kanmeng.com/zhengwen/jiushiguangruweizuopin/2017-06-19/2044.html     原作品已规看盟文学网授权,请勿再次转载。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3-3 16:15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匆匆三年左右的时间,再回到西蜀网分享我的文章,从青涩到现在,转眼一看确实改变了好多。
还记得这边文章拿去参加比赛时,正是8月我在九寨沟的时候。
一场地震,改变了许多。
发表于 2018-3-3 18:34:22 来自手机发帖 | 显示全部楼层
好文采啊,真棒
发表于 2018-3-3 20:44:36 来自手机发帖 | 显示全部楼层
夏瑾那年 发表于 2018-3-3 16:15
匆匆三年左右的时间,再回到西蜀网分享我的文章,从青涩到现在,转眼一看确实改变了好多。
还记得这边文章 ...

好久不见,欢迎回来
发表于 2018-3-3 21:18:04 来自手机发帖 | 显示全部楼层
人一走茶(情)就凉……
发表于 2018-3-4 06:49:43 来自手机发帖 | 显示全部楼层
人走茶凉这是自然规律,所以也不用太多的伤感,只要曾经有过美好就足够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马上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